1994年世界杯决赛:创十年来低水位!

文章来源:蚌埠论    发布时间: 2020年02月19日 00:05  阅读:4959  【字号:  】

这时,我看见她颤抖的衣襟上布满了泥泞,就像疮疤一样。我转过头看她,她的脸怎么如此蜡黄,是灯光照射形成的吗?那些深刻的皱纹,是月岁划伤的吗?原来她如一座大山在我身旁,现在为何只有我肩高了?是我长大了吗?我忍着眼泪,鼻子一酸,哽咽地喊了声妈——然后津津乐道地讲着乐事。

1994年世界杯决赛

时光如梭,转眼我已上初中,并且成绩一直名列前茅。这些都要感谢父亲的严厉。没有这些严厉,也不会有这些成绩的。

地球母亲在痛苦的呻吟,她在无助的怒吼,在卑微的乞求我们人类放过她,但人类做了什么?一味地向母亲所求,贪婪无厌的破坏着母亲的身体,而母亲一直在尽着一个母亲的责任,包容我们所有的行为,但这并不代表我们能永无止度的破坏,作为一个调皮的孩子我们也该收敛我们的行为了!

树啊!如果我是你,我便不会抵抗人类的砍杀,让人类了解没有我们的后果,人类的肆意砍杀让我们多少的兄弟姐妹死在了冰冷无情的锯子下。为什么我们还要为人类做贡献?我会用我的生命让人类了解他们的错误让人类懂得珍惜我们,保护我们。




(责任编辑:泉苑洙)

相关专题